从建投回家后,直接把衣服脱个精光(当然不是全光了),突然快递员敲门,来不及更衣,开门取快递,快递员愣了一下,快递给我离开。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2。然后健身,跟着keep已经落后两天的计划,累成狗,趴在地上不想起来。在想之前那个热血的少年去哪了?那青涩的爱恋去哪里了?在玉林路的那头,是否有你在等待?

不想出差,而我却是公司出差最多的人,去年在北京呆了2个月,一次受伤让我对北京这座城市失去了感觉,那个午夜,想起来也都是醉了,遇到的不止是冷漠,佩服也庆幸自己坚持去了大医院,可即使到现在脚上还有些不适。

前一段时间和官哥讲,突然有点想你了,官哥说,你不是想我了,你是在想过去。多长时间过去了,官哥依然是这么犀利。我是在怀念过去。讲真,大学的时光是我最开心的几年了。

还记得高数老师的矫健身姿,记得6月份一个人在大教室复习高数的情景,当时一条说说是借用官哥的说法:这是一个快速刷题的节奏~,记得和官哥,健哥湖畔把酒,记得周至骑行130公里,记得骑行偶遇美景,记得秦岭野营看星星,记得秦岭河边烧烤,记得游戏开黑,记得看那本苏菲的世界,记得那一幕幕,在新校区的那两年真的,很美,很美好。

还记得当时就对计算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兴趣,大一时候学C,学数据结构,学算法,看离散数学。可惜没有深入便止步于此!如果能坚持下来,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当年的说说
当年的说说

我都可以嘲笑自己了。时间过的飞快,转眼就毕业了,真希望生活可以重来。If I Had My Life to Live Over

昨晚,我梦见自己又回到了曼陀丽庄园。恍惚中,我站在那扇通往车道的大铁门前,好一会儿被挡在门外进不去。铁门上挂着把大锁,还系了根铁链。我在梦里大声叫唤看门人,却没人答应。于是我就凑近身子,隔着门上生锈的铁条朝里张望,这才明白曼陀丽已是座阒寂无人的空宅。

那时有激情,有理想,有对未来的期待,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,如今深夜饮酒,杯子掉下去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如今却仍在说:我们看海去。。。

鸟一对,天空海阔分飞,酒一杯,各自天南地北~